开国名将---钟赤兵

祈福 ()

钟赤兵(1914—1975),原名钟志禄。湖南省平江县人。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人民解放军优秀的军事指挥员和政治工作领导者、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

中文名
钟赤兵
性别
国籍
中国
民族
汉族
出生地
湖南省平江县
出生日期
1914年
逝世日期
1975年
主要成就
一级八一勋章 ;二级独立自由勋章 ;一级解放勋章。
开国名将---钟赤兵

生平

钟赤兵,一九二九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一九三零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三军团第五军三师宣传员、连政治委员、师军需处政治委员,第四师十二团总支部书记、团政治处主任、团政治委员,第五师政治部主任、政治委员,军委后方政治部主任,后方梯队政治委员,陕北省苏维埃政府军事部部长,军委一局局长。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初期赴苏联,先后入苏联共产国际党校、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一九四六年回国。解放战争时期,任北满军区政治部主任,东北民主联军后勤部部长兼政治委员,第四野战军特种兵部队炮兵纵队政治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央军委民航局局长,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部队政治委员,总后勤部营房管理部部长,贵州省军区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装力量监察部副部长,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国防科委副主任。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是第三、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二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一九七五年十二月二十日在北京逝世,终年六十一岁。

在娄山关

上阵先锋

1935年2月,红军在长征中一渡赤水后,为了有利于进行运动战,红三军团4个师缩编为4个团,钟赤兵任12团政委。为了摆脱10多万川军的围追堵截,毛泽东决定回师贵州,二渡赤水,先夺娄山关,再占遵义城。这里是兵家必争之地。贵州“督剿”总指挥王家烈的“双枪兵”驻守在这里。毛泽东把夺取娄山关的主攻任务交给了红三军团,彭德怀下令:“12团和13团为先锋团。”两个团奉命出发。经过10多天的长途跋涉,12团于2月26日晚到达离娄山关30里的桐梓县城。这时候,全团饥渴劳累,都想休整一下。谁知刚歇脚,12团团长谢嵩就听到报告说:“昨日下午,13团已在娄山关半腰和王家烈的‘双枪兵’展开激战,现在双方正对峙在关口下。”于是,他和钟赤兵率领12团又立即出发,在拂晓前赶到了娄山关口。他们刚到达娄山关下的南溪口,就隐约听到娄山关断断续续传来枪声,接着,传令兵从关上回来报告,说:“敌人从南面的峡谷里沿公路向娄山关反扑,13团设在半山腰的哨所已经丢失。”“情况紧急呀!”钟赤兵说道,“我带1营先上。”“好。”团长谢嵩立即命令,“1营为先锋,跑步前进,其他各营随后跟进。”钟赤兵带领1营官兵首先冲向娄山关。

英勇作战 

关上,雨雾浓云铺天盖地,黑压压的压得人喘不过气来。钟赤兵年仅21岁,正是身强力壮之时,6时许,他指挥部队向娄山关的制高点金山发起了猛烈攻击。机枪、步枪、手榴弹一阵猛打,关口之处顿时被突破。接着,3营跟上来了,他们二话不说,就上刺刀肉搏!敌人一败如水地溜了。12团牢牢控制了点金山。

王家烈听说点金山失守,恼羞成怒,立即组织兵力反扑。8时,浓雾从峡谷中缓缓散去,过足了烟瘾的王家烈“双枪兵”仗着人多弹足,在轻重机枪的掩护下,从娄山关下沿着弯弯曲曲的公路,嚎叫着向上扑了过来。公路又陡又窄,敌人进攻队形密集,控制娄山关口的12团1营居高临下,奋力迎战,一阵猛烈的手榴弹和机枪扫射,打得敌人尸横遍野。战至10时,“双枪兵”的烟瘾快发作了,只好使出吃奶的力气,作最后的挣扎。王家烈手下4个团的团长亲自在后面督战,他们扯着嘶哑的嗓子连嚎带骂,用手枪逼着士兵往前冲,钟赤兵见敌人冲上来,大声命令:“上刺刀,取马刀!”待敌人靠近,他一声呐喊,战士们投出一批手榴弹,钟赤兵就踏着硝烟,挥舞马刀,带领战士们如猛虎下山似地冲入敌群,横劈竖砍,杀得敌人喊爹哭粮,丢盔卸甲,“双枪兵”像潮水般退去。

带伤作战

钟赤兵率1营官兵乘胜追击,可冲到黑神庙时,却遭到“双枪兵”一个团兵力的反击,这个团刚刚抽足大烟,全被鸦片烧得快发狂了。敌众我寡,1营伤亡很大。钟赤兵看到身边一个个战士倒在血泊中,按捺不住燃起的怒火,一手解着上衣纽扣,然后,衣服一扔,厉声大喊:“冲啊!杀啊!我在阵地在!”1营和“双枪兵”混打在一起了。拼杀中,突然,钟赤兵的身子猛地一倒,上身左侧,一下子摔倒在地上。他的警卫员胡胜辉以为他被绊倒了,赶上前去一看,却见一股殷红的鲜血从钟赤兵的右小腿上冒出来。“政委,你负伤了,我背你后撤!”“擦破点皮不碍事!快杀敌人!”钟赤兵“呼”地一声站起,又舞起了大刀,又冲向敌人。正在1营战士难以抵挡时,团长谢嵩派来的由2营长带领的突击队冲上去了。突然,钟赤兵又倒在了地上。胡胜辉跑过来,把他搀扶起来,一把搂住他的腰,然后不由分说地将他按坐在一块石头上,撕下自己的衬衫,替他包扎伤口。钟赤兵的腿脚负了重伤,敌人的枪弹撕开了他右小腿上的一块大肉,血如泉涌。胡胜辉一连包了10多层破布,血还照样向外浸。胡胜辉赶紧找来卫生员,又叫人把钟政委负伤的情况报告给团长。谢团长命令:“胡胜辉,你一定要把钟政委马上撤下来!”谁知,钟赤兵还没有等卫生员包扎好伤口,又拖着伤腿指挥战斗去了。他站着困难,就趴在石头上指挥。这时,一股敌人窜上1营附近阵地,战士们没了弹药,就用刺刀捅、马刀砍,有的战士刺刀捅弯了,马刀缺了口,就搬起石头往敌人头上砸。战斗打得异常激烈、残酷。但大家在钟政委英勇顽强精神的鼓舞下,毫无惧色。战斗从拂晓一直打到傍晚,阵地仍牢牢控制在红军手中。最后,钟赤兵由于流血过多昏了过去,被抬下了战场。不久,12团以猛虎下山之势,把“双枪兵”压了下去。接着,全团沿公路猛追,王家烈的“双枪兵”溃败下去了。

到陕北

三次截肢

红军占领遵义城后,医生立即为钟赤兵治伤。可是,医生打开伤口一看,脸都变了色,说:“伤势严重,必须从小腿以上截肢。”原来,由于钟赤兵没有及时包扎,受伤后又继续战斗,把子弹击中的骨头都扭碎了。红军医院的手术条件极其简陋,没有医疗器械,也没有麻药,手术工具只有一把老百姓砍柴用的刀和一条断成半截子的木匠锯。

医生开始了手术,用木匠锯上下拉动截肢。钟赤兵忍着剧痛躺在手术台上,紧紧闭着眼睛。手术刚刚进行了20多分钟,豆大的汗珠就从他的脸上、身上直往下淌,浸湿了衣裤。但是,他凭着坚强的毅力依旧一声不哼。医生瞅着他,关切地对他说:“如果疼痛难忍,你就喊吧,这样兴许会好些。”钟赤兵摇摇头,没有说话。手术中,他几次昏死过去,又几次苏醒过来。在场的医生、护士都被他这种坚强的意志所感动,一位年仅15岁的小护士一边协助医生护理他,一边抽泣着说:“我从来没见过这种场合和这么强硬的汉子。”手术一直做了三个半小时。当钟赤兵再一次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时,他的右腿膝盖下只剩下小半截了。这时,他才21岁。就这样,他成了半截腿的人。然而,手术后,钟赤兵并没有摆脱痛苦。贵州是天无三日晴,又加上医疗条件很差,手术时没有条件消毒,没过几天,钟赤兵的伤口就感染了,腿肿得分不清小腿和大腿,他高烧持续不退,又陷入昏迷之中。彭德怀得知钟赤兵的病情后,赶过来看望他。可是,钟赤兵却昏迷不醒,连军团长来了都不知道。彭德怀一见情况不妙,对医生说:“你们一定要想尽办法救活钟赤兵,救不活,我砍你们的头。”“要把他从死神那里拉回来。”医生说:“只能进行第二次截肢。”“截肢就截肢,一定要把人救活!”彭德怀是铁下心,不顾一切要把钟赤兵留住,他的决心也给医生莫大的信心,于是,医生们又马上进行第二次手术,把右腿膝盖以下剩余的部分又截去。不料,消毒条件不好,伤口仍继续感染。几天后,医生又狠了狠心,进行第三次手术,把钟赤兵的整个右腿从股骨腰部截去了。半个月内,三次截肢,对于一个人来说,是要忍受多么大的痛苦啊!可是,钟赤兵竟然奇迹般地活过来了。

带伤长征

钟赤兵的右腿连“根”都截去了,他虽然保住了命,但伤在短期内却是难以治愈的。这时,部队正在万里长征之中,钟赤兵的身体是这么虚弱,是让他留在老百姓家里养伤,还是让他拖着一条腿继续跟部队长征呢?红12团举棋不定,军团长彭德怀也决定不下。钟赤兵得知这个情况后,对前来看望他的彭德怀说:“军团长,就是爬,我也要跟上部队。无论如何,我不离开红军。”彭德怀不再犹豫,大手一挥:“带上,就是用三军团一个团抬,我也要带上他!”钟赤兵三次截肢的英勇事迹连毛泽东都知道了。一天,他和周恩来、三军团政治部主任刘少奇等专程来到了医院看望钟赤兵和其他伤病员。毛泽东走到钟赤兵病床前,亲切地拉着他的手说:“小鬼,又负伤了?”在1934年第五次反“围剿”时,钟赤兵负过一次伤。当时,身为团长的钟赤兵左手拇指被子弹打中,鲜血将他包扎伤口的十几层纱布浸透,他一声不吭,坚持指挥到战斗胜利,为此,他曾受到过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嘉奖。毛泽东虽然被王明等人排挤,也知道了这一苹果手机的万博app咋个打不开呢_最新万博APP在哪里下载_万博体育苹果app 下载事迹,并且还去看望过他。当时,钟赤兵还笑着说:“毛主席,我没了手指,嘿嘿,照样打仗。”这一次,钟赤兵见到毛泽东,没有上一次豪迈了。他听到毛泽东的问候,用手指了指失去了右腿,没有说话,却委屈得快要哭出声来了。毛泽东看着他痛苦的表情,哈哈大笑,说:“我们应该在娄山关立个石碑,写上‘钟赤兵在此失腿一只’。”钟赤兵还是笑不起来。毛泽东看着他,对彭德怀说:“钟赤兵小小年纪就这样英勇,是一位苹果手机的万博app咋个打不开呢_最新万博APP在哪里下载_万博体育苹果app 下载。让他到中央休养连去吧。”结果,在毛泽东的关怀下,钟赤兵由三军团调出,被安排到中央卫生部休养连,随中央直属部队行动。以后,凭着顽强的毅力爬雪山,过草地,终于到达了长征的终点陕北。

在苏联

养病学习

红军长征到达陕北不久,钟赤兵被任命为陕北苏维埃政府军事部长。7个月后,进红军大学学习。1937年,抗战开始,他被派往军委一局当局长。这年冬天,中共中央与共产国际达成协议,决定派一批身体较差的领导干部到苏联,一边养病一边学习。钟赤兵和李天佑、杨玉成、谭家述、李士英等人经月余时间的准备,踏上赴苏的征途。那时,交通不便,他们经过6个多月的艰难跋涉,于1938年6月抵达莫斯科。在共产国际的安排下,钟赤兵和同行的被送到离莫斯科80里的科索沃。这里是共产国际的附属党校,有一座米黄色的大楼和几座小楼。在国内战争的环境中,来到这个充满和平气氛、舒适、温馨的地方,钟感受到国际友谊和党组织所给的关怀,他由此想到满目疮痍的祖国和自己的同胞,正在水深火热之中,遭受到日本帝国主义的蹂躏。他关注国内的抗战,特地找来一张中国地图挂在房间,经常分析研究国内抗战形势。当他得知彭老总指挥的“百团大战”取得消灭日伪军3万余人,一举收复四五十个县的消息时高兴得竟忘记了自己只有一条腿,和战友拥抱欢呼,不留神摔了一大跤,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疗养锻炼

到苏不久,钟赤兵在克里姆林宫医院做了一次与前三次完全不同的手术,令他非常感动。为了尽快恢复健康,手术后不几天,他就拄着拐杖坚持走路,由开始走三五十米,就要停下来休息,到后来一股劲可走三四里。在莫斯科郊外疗养院的小路上,留下了两手由他双拐戳压出的深深印迹。苏联的冬天来得特别早,且十分寒冷,进入10月已滴水成冰,室外锻炼不方便,他就在室内锻炼。他那忘我的精神,使疗养院的苏联工作人员感到吃惊,大家不住地称赞他。

攻克语言

经过3个多月的疗养和锻炼,他们体力得到较好的恢复就被送回科索沃,进入共产国际党校学习。不久又转入伏龙芝军事学院特别班学习。对于只读过三年私塾的钟赤兵来说,学习是一项十分艰苦的事,首先遇到的是语言上的困难,学校的书籍都是俄文原版。于是他下决心攻克语言关。好在出国前,在伍修权的帮助下,学习一些俄语基础知识,对一些日常用语多少能听懂一些,但要听懂教员讲课还差很远。为了能尽快掌握这门语言,钟赤兵把俄语单词写在纸上,贴在墙上,坐着睡着都能看。攻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刻苦钻研和苏联教员的耐心辅导,钟赤兵和刘亚楼两人先通过了语言关。再接着,他借助字典和其他工具书,便开始读书学习记笔记了。伏龙芝军事学院是将军的摇篮。苏联许多着名将领都毕业于这所学院,同时它又是一个知识的海洋,这里有大量的藏书,军事、政治、哲学、历史书籍应有尽有。钟赤兵从不因为只有一条腿自恃特殊,依旧严格执行学院规定,他除了听课、读书外,还写了不少读书笔记;除了比较系统地学习政治、军事课程外,还涉猎了大量的文学和历史书籍,掌握更多的知识,为回国工作打下了坚实基础。

结束学习

1941年6月,德国法西斯发动了对苏联的侵略战争。随着侵略者的铁蹄推进,苏联大片领土被占领,不到3个月,战火便烧到莫斯科郊外。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国际决定,在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的中国同志结束学习。9月,苏联人民组织莫斯科保卫战前夕,共产国际把中国同志集中到莫斯科,住在《消息报》社对面的旅馆,安排回国事宜。钟赤兵和大家住下不久,防空警报传来,德军飞机在莫斯科上空投下大量炸弹,《消息报》大楼被炸,他们住的旅馆玻璃也被震碎,尘土飞扬,钟赤兵的手脸也被划出许多口子。情况异常紧张,共产国际执行委员总书记季米特洛夫匆匆赶来,讲了战争形势,并指派苏军少校巧尔诺夫护送大家从莫斯科坐火车、倒汽车向东奔去,于10月抵达外蒙乌兰巴托,准备从这里到达内蒙的大壶山,然后转回延安。然而日军防守严密,无法通过,他们被滞留下来,只好一边工作一边等待。钟赤兵一行滞留在乌兰巴托,前进不能,后退不能,急得不行。开始苏联驻乌兰巴托的外事部门还供他们吃住,时间长了也发生问题,他们只好自己自谋生活。为了不暴露真实身份,对外讲是被俘的国民党军人,坐了一年监狱,被释放出来,暂时回去不了,要找饭吃。这段时间钟赤兵遇到一个好心人,看见他只有一条腿,有文化,便安排他去剧院卖票。

回到祖国

1944年春天,苏联红军节节胜利的消息传到钟赤兵这里,他去找刘亚楼,又听刘说中国抗战也发生了根本变化,由防御作战转为攻势作战。两人合计先从蒙古到苏联。到莫斯科后,便传边境松动的消息,他和刘亚楼等人在党中央的关怀和帮助下,昼夜兼程,几经辗转,回到中国东北。这时,抗日战争已经胜利。蒋介石又对内挑起了内战。钟赤兵便奉命参加东北民主联军,组建指挥特种兵部队,用他在苏联所学到的军事知识,投入到3年人民解放战争的事业中。

民航事业

1949年仲秋的一个傍晚,北京西山。在古老皇家园林双清别墅前,一辆黑色吉姆轿车“嘎吱”一声停住,从车里走出两位人民解放军将军。一位是第四野战军第14兵团司令员、在天津战役中担任前线总指挥的刘亚楼,另一位是第四野战军特种兵部队政治委员钟赤兵。

刘亚楼身穿军装,洒脱利索。钟赤兵身着便装,头发乌黑浓密,架着双拐,掷地有声;不过他那举止、气质,依旧不失将军风度。

两人在秘书引导下,来到毛泽东办公室兼卧室、书房的门前。毛泽东迎在门口,刘亚楼敬了个军礼。随后,两人不约而同地说了声:“主席好!”毛泽东上下打量了一下钟赤兵和刘亚楼,兴奋地说:“二位将军鞍马劳顿,远道而来,辛苦了!请落座!”刘亚楼和钟赤兵按照毛泽东指的位置坐下。毛泽东习惯地点燃一支香烟,然后说:“你们二位来得正好,有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要交给你们。经恩来同志提议,党中央研究决定,你,刘亚楼,去组建军委空军,当空军司令;钟赤兵嘛,你去组建军委民航局,也就是当军委民航局长!”又说:“你们二位在恩来同志的直接领导下工作。给你们提个要求嘛,就是只许干好,不许干坏。”“保证完成任务。”刘亚楼和钟赤兵不约而同地回答。

组建军委民航局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当时一无飞机,二无专家技术人员,时处建国初期,经济又十分困难。真可谓“一无所有,白手起家”。钟赤兵遵照周恩来以“两航”作为组建中国民航基础的指示,开始了艰辛的工作。

当时,钟赤兵带着秘书和警卫员,在北京饭店办公。他办事雷厉风行,十分讲究效率,除了秘书应办的事情之外,事必躬亲。在不长的时间内,就从第二野战军等单位调来一批干部作为军委民航局的骨干。同时,他安排秘书及有关人员想方设法筹建民航机构和办公设施。在此期间,他又分别和“两航”高级技术人员以及起义的积极分子不分昼夜地谈话,了解情况,征求他们对发展中国民航事业的意见。经过一个多月的紧张工作,军委民航局机构正式开始办公了。

“两航”即中国航空公司和中央航空公司,是旧中国的两大航空公司。1949年,随着解放战争形势的迅速发展,“两航”在上海的基地先后搬到香港。衡宝战役开始后,“两航”在华东和西北的一些航站有的告急,有的撤销,国民党政府即胁迫“两航”迁往台湾。此时,香港当局也釜底抽薪,配合国民党政府以《紧急法令》为借口,封闭和征用“两航”在启德机场的厂房,使“两航”的数千名员工陷入绝境。

面对港英当局的无理压迫和国民党反动派的逼迁阴谋,具有爱国精神的“两航”员工十分愤慨,立即组成“港九民用航空事业职工总会”,进行合法斗争,以维护员工们的经济利益。“两航”员工的斗争受到了中共中央的关注,周恩来立即指令在香港的中共地下党组织,帮助两航员工。不久,深明大义的“两航”员工在总经理刘敬宜和陈卓林的率领下,毅然起义,接受中央人民政府的领导。毛泽东、周恩来立即致电祝贺,赞扬“两航”起义“是一个有重大意义的爱国举动”。

经过半年的调查研究和紧张工作,钟赤兵于1950年3月31日给党中央和毛泽东写了《民航状况报告》,提出了民航建设的方针、政策。毛泽东3天后批示:“所拟方针可用。”

但是,“两航”起义后,由于港英当局同台湾国民党特务相勾结,进行各种限制和破坏活动,不准“两航”在香港启德机场的飞机起飞,冻结“两航”在机场的各种器材;国民党特务又大肆破坏和造谣,进行反共宣传,情况紧急而又复杂。面对这种情况,钟赤兵在周恩来的同意下,指派长期从事地下工作、并参与策划“两航”起义的任伯生去香港,执行同港英当局斗争的任务。在此期间,钟赤兵经党中央批准,先后两次发表声明,抗议港英当局的不法行为;又秘密派人组织“两航”留港员工积极展开护产斗争,保护启德机场的飞机和器材;同时利用同港英当局诉讼的时间,组织员工秘密地以整化零拆卸飞机装箱,雇用外轮先后分批将大批飞机和各种部件及电讯器材运回国内,为建设新中国民航事业提供了可靠的物质基础。

为了发展中国的民航事业,钟赤兵十分重视知识,注重培养人才。在他的倡导下,民航办起了部队干部文化学校、工农文化速成中学、俄语专科学校和机务人员学校。这些学校为培养和造就中国民航人才发挥了积极作用。

民航初建之时,大部分骨干都是“两航”起义人员,是旧中国培养出来的。钟赤兵发扬共产党解放军思想政治工作的优良传统,在政治上爱护他们,生活上关心他们。在局党委会上,有人对“两航”起义人员的思想教育畏难情绪,他便语重心长地说:“争取、团结、教育‘两航’人员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有无产阶级感情,要对他们在工作中的成绩予以表扬,对缺点、错误要慢慢地去批评、改造,不能操之过急。尤其是刚开始,他们提的事情,我们办不到时要多作解释工作。”在钟赤兵的耐心工作下,这些同志的思想顾虑被打消了。为了充分发挥知识分子的作用,经钟赤兵倡议,军委民航局设立了顾问室,聘请“两航”元老、高级知识分子当顾问,参加每周一次的办公会议,听取他们的建议和意见;聘请高级技术人员任机务和航务总工程师,任命他们为各厅、处的领导,让他们有职有权;同时号召从部队来的同志向“两航”起义人员学习技术业务,尊重他们的意见。他还教育“两航”人员认真改造世界观,树立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分期分批组织他们到民航学校轮训,学习政治,提高他们的政治思想觉悟。

钟赤兵在军委民航局工作4年。在此期间,中国民航从无到有,继而不断完善,全国民航航线迅速恢复,还担负了森林巡航、农田灭虫、救灾等任务。这些无不浸透着钟赤兵为国为民的拳拳之心。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新闻动态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手机访问

Copyright ?2018 中国苹果手机的万博app咋个打不开呢_最新万博APP在哪里下载_万博体育苹果app 下载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7001030号